聽新聞
放大鏡
從本真維度認識創新
2020-02-05 14:14:0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新華出版社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創新能力,從根本上影響甚至決定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怎樣才能把創新作為發展的支點,把創新作為第一動力,真正讓創新占據發展的中心呢?《為什么有的國家創新力強?》為我們深入理解“何為創新、何以創新、為何創新”,在全社會切實形成崇尚創新、謀劃創新、推動創新、落實創新的創新氛圍提供了新的視角。

  正確認識創新

  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如何從本真維度認識“何為創新以及見到創新時如何識別它”,是深刻把握創新意涵的首要問題。《為什么有的國家創新力強?》一書試圖回答和解決的正是這一重要問題。

  在作者看來,創新既有有形方面,也有無形方面。對特定技術的創新力的評估涉及客觀和主觀的評價,處理起來非常棘手。比如,以現代集裝箱為例。作者指出現代集裝箱從根本上改變了全球經濟。它綜合運用了20世紀和21世紀的技術進步成果,這一綜合運用要求在結構、金屬加工以及電腦軟件方面開展大量的研發工作。

  當然,作者認為這樣的現象并不是集裝箱所獨有的。在很多情況下,縱然是在技術專家之間,一些人認為的革命性創新,在其他人看來可能只是漸進性創新而已。有時候,一些重要的創新可能數年都得不到別人甚至其創造者的認可。像青霉素、織布機以及火箭推進系統都曾經被其發明者摒棄,幾十年后才被別人重新發現。還有一些像超導體、磁炮理論、超音速航空旅行、賽格威等當時被稱為革命性的創新,幾十年后又面臨失敗。因此,認可與評價創新并不是簡單明了的問題。

  在整個社會科學領域,盡管有關科學、技術和創新如何取得進步的研究,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文章和書籍出版,但是其基本概念卻因不同領域不同學者而產生不同的處理方式。基于上述原因,作者對創新的定義、識別和測量方法作出了與過往研究不同的總結。在其看來,創新是發現、創造、發展新技術,或者讓現有技術適應新用途或者新的物質環境或社會環境。創新發生于一項發明的技術演化的全過程,它包括所有的技術變革。因為技術被看作是一種產品或過程,所以,創新就可以被看作是產品或是過程的發展。

  盡管作者探討的創新僅限于技術進步,不包括學說、機構、政策和制度的進步或變革,但是從更宏觀的視角看,人類發展進程中的科技進步,又何嘗不是理論創新、制度創新,以及文化創新的實踐結晶?

  何以創新

  創新是一個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涉及經濟社會各個領域。從以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的突破帶動全局的方法論,到緊緊圍繞經濟競爭力的核心關鍵、社會發展的瓶頸制約、國家安全的重大挑戰,強化事關發展全局的基礎研究和共性關鍵技術研究的主攻方向,從實現科技水平由跟跑并跑向并跑領跑轉變,到以重大科技創新為引領,再到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戰略規劃,我們黨和國家始終把發展基點放在創新上,通過創新培育發展新動力。本書透視政策和制度維度,聚焦國家如何創新,從多角度給讀者提供了有益啟示。

  首先,作者認為對于力求提高國家創新力的政府而言,最明顯的任務是創造和執行新科技領域的產權。經濟學家阿羅提出,創造性活動需要生產高風險和高成本的科技知識。問題在于所有的知識都是“非競爭性”和“非排他性”的,也就是說,和人分享知識是很容易的(非競爭性),而阻止人們分享知識是不可能的(非排他性)。高風險、高成本的科技知識一旦被創造出來,就會很容易被旁觀者以低成本和低風險效仿和傳播。因此,政府必須規定科技知識產權,支持產權交易的市場。

  其次,新的科學技術的發展往往需要漫長的試驗→錯誤的過程,經受許多僵局。在作者看來,如果政策制定者在提高國家創新力過程中只支持一種形式的政府行動,則這種行動很可能就是增加研發支出。因此,研發補貼就成了傳統上政府支持創新行動經典形式的第二大支柱。然而,歷史上一些國家的研發支出遠遠低于世界上最具創新性的國家,但他們卻并沒有完全從技術前沿消失。同時,一些國家增加研發支出,也不一定能帶來高水平的技術變革。顯然,作為創新的非常重要的政策工具,研發支出也并不能完全解釋國家的創新力。

  再次,作者提出需要從科技創新的第三大經典支柱——教育來進行探討。作者援引德國經濟學家李斯特的經濟民族主義理論指出,教育在決定國家生產力方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李斯特認為,教育與科學、發明和國家經濟競爭力是緊密結合的。在作者看來,教育以三種方式促進創新:第一,接受過正式培訓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是創新活動的直接來源;第二,即使工人不負責創造新技術,他們中的很多人仍需要科技教育來完成工作;第三,受過教育的消費者往往會促進技術變革。至此,從產權到研發補貼,再到教育,三大支柱的結合,越來越能夠解釋為什么有的國家創新力那么強。但是,事實上仍有相當多的科技績效差異無法得到解釋。

  最后,貿易政策也深刻影響著創新。本書指出,貿易帶來了國外的先進技術,以及關于科技應用和銷售的不同想法。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幾個世紀以來,保護主義一直被認為是技術發展必不可少的因素。比如,美國等國都在巨大的貿易壁壘支持下提高國家高科技競爭力。當然,影響國家創新力的因素很多,五大支柱是一個整體,決定著一個國家的創新能力和水平。

  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盡管我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但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變,創造新產業、引領未來發展的科技儲備還遠遠不夠,產業還處于全球價值鏈中低端,軍事、安全領域高技術方面同發達國家仍有較大差距。應當說,這是我國這個經濟大塊頭的“阿喀琉斯之踵”。把這一短板補得再扎實一些,把這一基礎打得再牢靠一些,需要把創新擺在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真正形成崇尚創新、謀劃創新、推動創新、落實創新的干事創業氛圍。

  (朱永剛 作者單位: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朱永剛  編輯:緒研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蘇檢聯絡
微博
客戶端
查河北20选5开奖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