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放大鏡
康宏:好書分享--《活出生命的意義》
2020-03-16 10:20:00  來源:江蘇檢察網

  

  作 者 作者簡介:康宏,江都區檢察院第一檢察部檢察官助理,曾獲院季度檢察之星。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本好書,名字叫做《活出生命的意義》,作者維克多弗蘭克爾。他向讀者傳遞一種觀點:生命在任何條件下都有意義,即便是在最為惡劣的環境下。

  生命在任何條件下都有意義,即便是在最為惡劣的環境下。 納粹時期,作為猶太人,作者維克多弗蘭克爾的全家都被關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父母、妻子、哥哥不是餓死在牢營里,就是被送入了毒氣室,只有他一個人在集中營里活了下來。整本書分為兩個部分,前半部分寫了作者在集中營的經歷,而后半部分則是教會讀者如何去找到生命的意義。

  

  第一部分,在集中營的經歷。“奧斯維辛,這個名字代表著所有的恐怖:毒氣室、焚燒爐、大屠殺。”作者就在那里遭受了常人根本無法體會的絕望。

  1500名囚徒被關進最多只能容納200人的棚屋里,屋子擁擠到幾乎無法蹲下,更不用說躺著了。老弱病殘、不能干活的人會被送進“澡堂”,隨著煙囪里冒出的火苗,飄散在天空中。剩下人身上的衣物、財產全部被剝奪,除了赤裸裸的身軀之外一無所有,甚至連鞋子都要換上不合腳的。一向表現得非常勇敢和自尊的人,也會因為自己的鞋子已經破的無法再穿,只能赤腳走在冰天雪地里,就哭的像個孩子。在那里作者甚至不敢叫醒做噩夢的人,因為夢里再恐怖都會比集中營的現實狀況要好得多。

  

  書中描寫了進入集中營的囚徒的心理變化,由剛開始面對鞭打、死亡時候人們的極度恐慌、不忍目睹,到感情麻木、司空見慣。也許你會說在集中營那樣一個煉獄般的地方,充斥著滿滿的死亡氣息,除了煎熬、恐懼和絕望,難道大家還有什么別的選擇嗎?然而,作者在書中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案:有的。即使在那樣一個艱難的環境中,還是有人會走過每一個屋子安慰別人,把自己最后一塊面包給了別人,他們雖然肉體忍受著地獄般的折磨,但精神依然高貴。即使這種人不多,但足以證明,生命里有一樣東西是別人不能從你手中奪取的,而這就是你人生最大的自由,那就是,在任何環境下選擇自己態度和行為方式的自由。

  

  第二部分 意義療法。舉一個書中的例子:一名年邁的醫生患有嚴重的抑郁癥,他一直無法克服喪妻的痛苦,他愛她勝過這世上的一切。作者弗蘭克爾在想怎樣幫助他的時候,避免直接將自己生命意義的哲理灌輸給他,而是對他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是您先她而去,而您的太太還活著,那會怎么樣?”“啊,那她可就受苦了,她怎么受得了啊”。“是啊,”作者答到,“現在她免除了這樣的痛苦,是您讓她免除的,代價就是您現在還活著,并且陷入了緬懷的痛苦之中”。老醫生沒再說話,點了點頭,然后悄然離開。這個例子就告訴我們:痛苦,在發現意義的時候便不再成為痛苦了。

  

  總結一下生命意義的三個方面:

  1、投身于某項事業;

  2、體驗某種自然和文化,或體驗另一個人的獨特性(愛某個人);

  

  3、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難。 圖片來源于網絡 就像在集中營那樣惡劣環境下生存下來的囚犯,他們都是認定了自己的生命有一定的意義,也許是為了未知生死的親人,也許是為了自己追尋的事業。如果說生命有意義,那么遭受苦難也有意義。苦難、厄運和死亡是生活不可剝離的組成部分,沒有苦難和死亡的人生就不完整。接受命運和所有苦難,賦予其生命最深刻的含義,否則,為了活命,忘記自己的尊嚴,變得無異于禽獸,這就配不上自己所遭受的苦難。只要活著,就有希望。那沒能殺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壯。

  

  在集中營里沒有人會關心你叫什么名字,人們注意的只有你的編號。一個“號碼”的死活無關緊要,號碼所代表的犯人的生命更是無所謂。作者弗蘭克爾已經不再是當年集中營里編號119104的待決囚犯,這位歷經滄桑的圣者,一生都對生命飽含著極大的熱情,他67歲開始學習駕駛飛機,并在幾個月后取得飛行員駕駛執照,80歲竟然還登上了阿爾卑斯山。對此而言,處在尚算幸運年齡的我們,是否應該學會好好珍惜當下,即使在最艱難的環境中,也不要忘記做善良的自己,做有價值的事,有意義的情呢。

作者:  編輯:緒研  
集群頭條
案件發布
新媒體
微信
蘇檢聯絡
微博
客戶端
查河北20选5开奖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