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控疫情依靠科學統籌,有賴團結一心,也離不開法治的有力保障。

  把錢打給微商了,沒有收到口罩怎么辦?有人在公共場所沒戴口罩是不是違法?“病跑跑”該當何罪……近期,本網收到很多網友有關疫情期間行為的法律咨詢。為有效地幫網友解答,本網邀請檢察官借助微訪談平臺在線答疑解惑。

 

 

  

  網友“花會開”:

  疫情防控期間,到公共場合不戴口罩違法嗎?

  蘇檢君:

  公眾場合不按照規定佩戴口罩,相關的行政部門可以要求大家遵守相關規定,佩戴口罩。如果拒絕配合,可依據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給予行政處罰。采用暴力或威脅方法阻礙相關部門工作人員執法的,會構成妨害公務罪。

 

  網友“栗子”:

  我在一個貼吧上找到了一個賣口罩信息,發信息的人主動聯系我說他手里有貨,添加微信談攏了價格和數量后,我微信轉賬給他2000多塊錢,找他要單號卻發現我被拉黑了,這才知被騙了。

  蘇檢君: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少數不法分子利用疫情名義實施詐騙,性質十分惡劣,讓不明真相的人們落入了圈套。詐騙行為本身就構成違法甚至犯罪,應當依法承擔法律責任。疫情期間進行詐騙,會造成更加惡劣的社會影響和危害,可以依法從重或者加重懲處。

  網購要在正規交易平臺進行,在購買口罩等防護用品時,一定要通過正規渠道,切勿輕信網上不明售賣信息,以免上當受騙。一旦被騙,應該馬上報警。

 

  網友“一石兩鳥”:

  有的人明明到過疫區,偏偏故意隱瞞,還到公共場所亂跑,最后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這種“病跑跑”該當何罪?

  蘇檢君:

  移動“散毒”,貽害無窮啊。這種行為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的規定,觸犯“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刑期分別為七年有期徒刑和死刑。

 

  網友“步步驚心”:

  一些不良商家借口罩等防疫品需求激增之機,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黑心口罩”、“翻新口罩”,意圖以此牟利,這種人太可惡了,刑法有規制的手段嗎? 

  蘇檢君:

  當然有!不僅僅是口罩,所有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以及用于防治傳染病的藥品等,只要生產、銷售的是假冒偽劣產品,或者不符合國標、行標,不具備救護救治作用,構成犯罪的,分別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銷售假冒商標的商品罪等定罪,依法從重處罰,不僅要坐牢,還會被判處罰金、沒收財產。

 

  網友“小麥”:

  如果有人在疫情防控期間,虛假宣傳他的產品能夠預防、治療新冠肺炎,借此掙錢,應該如何處罰?

  蘇檢君:

  假借防控傳染病之名,利用廣告對其商品或服務做虛假宣傳,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虛假廣告罪。并且在整個犯罪行為中,觸犯法律的不僅僅是出錢做廣告的廣告主,還包括虛假廣告的經營者和發布者,依法可判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網友“繁星”:

  在網上看到過幾十塊錢一棵的大白菜,價格翻了數倍的醫用口罩等防疫用品,對不良商家這種哄抬物價的行為,難道只能罰款了事?

  蘇檢君:

  根據法律法規,違反國家在疫情防治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經濟秩序情節嚴重的,可按非法經營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最高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網友“風王北吹”:

    刻意編造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的虛假、恐怖信息,謊報疫情、警情,或者明知是編造的此類虛假、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如何用刑法懲處這些人、警示其他人?

  蘇檢君:

     在全社會共同抗擊疫情的時候,偏有一些“不懷好意”的人仍“唯恐天下不亂”。這種行為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的規定,觸犯“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或“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最高刑期分別為有期徒刑十五年和七年。

 

  網友“婷婷”:

  據報道稱,新冠肺炎可能是食用野生動物時,從野生動物身上傳染到人身上的。我們時常看到售賣穿山甲、娃娃魚等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現象,這種事兒怎么管?

   蘇檢君:

  禍由心生,病從口入,我們不需要帶著野生動物哀鳴和鮮血的餐桌。這種行為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最高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結束語:

  在風險面前,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特立獨行。在法治框架下,在政府組織下,全社會一心,才會最后取得疫情防控的成效。江蘇檢察官特此提醒:戰“疫”你我有責,守法才是正道。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往期回顧

更多>>
查河北20选5开奖河结果